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检测病毒样本是关键一步。这个春节,北京市疾控中心全员无休,投入战斗。中心的传染病地方病控制所实验室负责对全市的新型冠状病毒阳性样本进行复核和平行筛查,40多人组成的检测队伍,每天都在与时间赛跑,他们分成两班倒,24小时不断线地利用核酸检测、基因测序等多种技术手段,确定疾病“元凶”,让病毒无处遁形。

�40多人放弃休假日夜开工

昨天是大年初五,早上8时,北京市疾控中心防病楼五层,夜班组刚离开,白班组就无缝衔接地上岗了。

这里是市疾控中心传染病地方病控制所实验室,负责对全市的新型冠状病毒阳性样本进行复核和平行筛查。

病毒采样管、专用样本运送桶、特制金属安全箱,层层包裹之后,各区样本不分昼夜地被运送于此。公众闻之色变的诡异病毒,在疾控人眼里,变成珍贵“劲敌”。

每例样本检测大概需要4到6个小时,实验室原本有8位检测工作人员,如今队伍增至40多人,以便提高单位时间内检测量。市疾控中心传染病地方病控制所所长王全意透露,目前防病楼三层到五层均用于新冠肺炎的检测,能保证24小时持续接样和持续检测,即便后续样本量发生变化也能保证后续检测不积压。

当前,北京市已建立了55家传染病网络实验室,市疾控中心是中心实验室,各区疾控和38家医疗机构参与其中,市区两级网络齐心协力,让病毒“现形”。

�核酸检测加基因测序双重保障

防病楼五层的两排实验室,一扇扇紧密的大门后,是一场场无声的战斗。

病毒实验室一室,实验室工作人员正静静地处理病毒样本。“病毒外面有一层衣壳,里面包裹的就是核酸,我们首先对样本进行处理,使得衣壳破裂,再用特殊的方式将核酸提取出来。”北京协和医学院博士潘阳耐心解释着操作细节。

斜对角的分子生物实验室三室,同事们正在扩增区穿梭。潘阳说:“我们会对病毒样本的核酸进行扩增,也就是提供条件让新型冠状病毒的核酸几百万几千万倍地复制,通过观察这一过程中有无病毒核酸的复制过程判定结果,来确定病人是否感染。”

在二代测序实验室里,两台酷似打印机的黑色大块头正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这是基因测序仪。

“它们可以测定病毒的基因序列,相当于给每个病毒编个身份证号。”潘阳说,在北京最初几例新型冠状病毒样本检测中就启用了这些仪器,通过基因测序和核酸检测交叉验证,能提高结果的准确性,后续还会对“超级传播者”等更多病例开展更深入的基因测序分析。

�生物安全柜

吸气流防病毒扩散

除了医生和病人,潘阳和同事们是距离病毒最近的人。进入实验室,每位工作人员都从头“武装”到脚,防护服、护目镜、帽子、口罩、鞋套、手套等一件不落。病毒实验室里,一件名为生物安全柜的“神器”能给予实验人员强大的保护,在生物安全柜里处理物品时,气流将被柜子吸收,这样,病毒就不会通过气溶胶的形式扩散到安全柜以外。进入生物安全柜的气流,经过安全屏障过滤之后,才能进行再循环。

病毒实验室里,还有超低温冰箱用于储存样本,当次检测使用的所有物品都当场消毒。而在外部楼道里,医疗垃圾也须高压灭菌。

潘阳2013年来到市疾控中心,他的办公室距离实验室仅十来米,这里最显眼的物件是张行军床,占据了大半个通道。这是同事们的标配,从禽流感、甲流、黄热病到裂谷热,每逢重大疫情,连续作战成了家常便饭。这个春节,有人取消婚礼,有人放弃团聚,就连大年三十和初一,他们也分秒必争地分析样本。潘阳说:“虽然接触不到患者,但同事们时刻关注全国的疫情,我们把检测做得更快更准,就更有助于控制疫情。”

一个多小时的探访结束后,潘阳又投入到紧张的战斗中。而王全意介绍了不到十分钟,就匆匆转身钻进实验室,他说:“这是一场持久战,不光是对我们病毒检测技术水平的考验,也是对大家意志的挑战!我们一定要赢!”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任敏 文 白继开 摄

流程编辑:吴越